【好文分享】共享與經濟:價值劇變與公共服務創新

螢幕快照 2017-03-20 21.15.22.png

共享經濟帶著與生俱來的悖論成為一股巨大的灰色力量,逐漸滲入全球實體經濟的方方面面。它是工業時代步入尾聲必然誕生的現象,也是經濟體系過渡到新生態的必經之路,提供給各級政府、私營企業、公民團體一條新的協作之路。本文從催生共享經濟的核心價值驅力切入,探討它與科技、公共服務、政策環境的連帶關係,並在文章最後投射出人類社會即將面對的下一波關鍵危機。

壹、共享經濟的悖論

「共享」和「經濟」 是兩個相互衝突的名詞。它們是屬於不同時代的代表詞,象徵兩個世代最重視的核心價值。從慣用的理解上,它們其實並不兼容,甚至相互衝突。

「經濟」所追求的是系統性的生產和消費行為,藉以累積財富資產。背後的驅動力是工業時代塑造出來的種種價值觀,造成了所有權的崛起。

「共享」概念所追求的則是天然的分享與協作,藉以達到閒置資產的最有效化和整體價值最大化。背後的驅動力是萬物互聯時代的種種價值觀,造成了所有權的弱化。

我們正處於時代的轉捩點。因為工業時代的思維流風所及,製造出許多舊世代思維無法解決的問題,包含產能過剩、貧富差距增大、個體利益的犧牲,以及最重要的,個人潛力無法透過有效的授權賦能而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所幸,科技的突破和對於多元文化的啟蒙及包容,造就了「共享經濟」這兩種價值核心的融合,誕生出一種新形態的經濟體系。

它們之間確實存在一些共通的立基點。無論是對於經濟發展的追求,或是對於共享協作的願景,都屬於「價值交易模式」,不同的只是它們對於價值一詞的定義。共享經濟這種模式,追根究底,將和社會價值觀的革新相互輝映。近年來已有許多文章針對技術層面去深刻探討共享經濟的議題,因此本文將不著重於技術層面,而著眼在這個屬於新時代劇變的源頭,也就是共享趨勢的深層次驅動力。

理解這些原始驅動力,將會直接影響一個經濟體在進行體質轉型時的成效。在人類文明即將脫離工業時代的尾聲之際,適應共享的概念將會成為一個經濟體得以生存的前提。能以多快的速度消化它所招致的破壞性和創造力,也將成為各經濟體之間相對競爭力的關鍵要素。

貳、時代的終結、誕生,與過渡

我們正處於工業時代的末端,而人們――尤其年輕世代,正在遠離路徑依賴的習性,逐步擺脫上個時代鍛造出來的枷鎖。第一次工業革命由蒸氣動力、鐵道火車,以及因而獲得指數性增長的印刷資訊傳輸系統為關鍵。第二次工業革命則透過石油和電力、引爆電話、汽車等技術的發展。這兩波變革為人類文明帶來無法逆轉的改變,深刻地轉化了五個影響社會發展的主要面向――資訊傳遞、物流運輸、生產製造、能源消耗、金融服務。

在工業時代,社會所需要的是有力的中央集權管理模式,這在上述五個面向都有所體現。鐵路的集中運輸,現代銀行的成立,權威報紙的發行,各式發電廠(甚至後來的核能電廠)都採取集中式的配發模式。一切的一切都反應了工業時代所需的管理理念。

這些高效且快速成長的生產運作模式,造就全球一波接著一波的經濟奇蹟。然而物極必反,漸漸地,全球的經濟體系在工業邏輯不斷運轉,二戰結束迄今的70 年之間,一些根本性的負面效果開始浮現了。

最顯著的,便是物質生產的過度與浪費。進一步去理解,打著「拚經濟」的旗幟塑造出來的,追求物質文化的價值體系,開始苦惱著越來越多的人群。高居不下的房貸與車貸,無法消化的產能,急速下滑的業務,停滯不前的產業,都是這個世代已承接下來的問題。

這些現象造就了全球經濟體系中的種種痛點,給予許多有創新點子的人們創業機會。這當中,領先改變了全球經濟面貌的便屬平臺型企業(包括Facebook、Google、亞馬遜、阿里巴巴等。)

正如2008 年金融海嘯發生的當下也是Airbnb 誕生的時刻,平臺思維催生了共享的潮流,逐漸從法律難以界定的邊界慢慢渲染了全球各地的經濟文明。

我們可以說,共享經濟所帶來最大的顯性優勢,便是它能夠消化工業時代所造就的資產囤積,進而消化了更多由於上個世代的價值體系所造就的諸多問題。這也是可持續經濟循環中缺一不可的一塊拼圖。更是接下來,全球經濟即將進入下一個階段――智能階段之前,所需要的一種免疫系統。

可想而知,當工業時代步入尾聲,新舊價值觀的衝突將造成大大小小的餘震,而共享經濟在掀起自己的震盪的同時,也將成為釋放壓力的有效渠道(否則這壓力最有可能的爆發形式,將以針對政府的極端方式出現,並分散為更多的社會問題)。

讓我們先來看看一些共享經濟在不同領域的早期案例,看看這些共享平臺如何一反過往的資產積累心態,促進更多良好的社會互動。

食:Feastly的平臺讓人們在彼此家中用膳,也提供了專職或業餘廚師一個實驗性的場景,讓他們在開發新菜色時,能找到合宜的試吃對象。

衣:Poshmark 的平臺讓擁有相同風格愛好的人們可以交換衣服穿,出席重要場合的華麗

衣裳不再昂貴,也給了人們機會出租自己難有機會再穿戴的服飾。而Rent frock Repeat 也是個類似的平臺,與其花兩萬元臺幣買一件只會穿一兩次的奢華禮服,你可以花幾千元在上面

租借你所喜歡的。它甚至開了兩間實體陳列室,提供人們線下的交流場所。

住:Airbnb 是最經典的案例。而現在,它除了配對有住宿需求的客源以及民宿和私宅,更開放了在地旅遊體驗。在旅行團式微、自由行越漸興盛的今天,居住在當地的人們往往能帶你去享受更多獨特的城市體驗。

行:Spinlister 聚集了熱愛自行車、滑雪、沖浪的人群,讓他們彼此分享裝備。中國大陸的Mobike 讓你騎著他們的單車,到達目的地時直接丟下便可以了,下一個人會透過APP 的衛星定位找到就近的單車。Turo 讓你可以把私家車租出去,Uber、滴滴出行則透過大數據和獎勵機制來優化城市的交通狀況。

育:Course Hero 讓人們在平臺上分享各種學習資源。Coursera 提供許多名校的課程,當中也包括臺灣大學貢獻的課程,意圖實現現代人永續學習的願景。此外,各種大規模開放線上課堂(MOOC)也都提供了教育資源共享的機會,這是前所未有的,釋放出過往只能從象牙塔裡獲取的珍貴知識。

工具與服務:各個城市的「工具圖書館」(Tool Library)讓人們能夠便宜租用稀有工具,你不再需要買一堆好幾年才用一次的工具,浪費錢又佔空間。Fon 讓你走遍世界各地都能抓其它會員的wifi 來使用,條件是你也得分配一部份的wifi 流量給來到附近的會員使用。Zaarly是給衛生清潔、庭院處理等專業人士尋找客源的平臺。TaskRabbit 則讓任何人都能把時間賣給別人,幫助他人完成任務。

事實上,任何可想到的東西都有共享的可能。這裡再舉兩個較極端的例子:DogVacay讓人們分享自己的小狗,需要外出的主人能找到友善的人照顧寵物,也讓想養小狗的人有機會先體驗一下感覺。JetSmarter 則是個私人飛機平臺,會員支付相對便宜的會費(相較於自己養一臺飛機的保養費、停機費、保險費,這便宜得多)在這之後,便可以在需求量高的城市之間,免費乘坐私人飛機。固定的無人航班也可搭乘,有時還能免費帶上朋友一起。

這些僅是一部分的案例。全球有千千萬萬的共享平臺正在掀起一場革命,加速推動我們進入另一個時代。許多城市的政府也意識到他們必須一改以往的作法,和這些平臺結為聯盟,以面對下一個時代的挑戰(我們將在之後舉出一些城市案例)。

參、自由的定義

若說共享經濟最大的顯性優勢是消化掉閒置的過剩資產,那麼它最大的隱性優勢,便是釋放「個體潛力」。無論對於城市、國家,或者區域聯盟,要發展為良性的、可持續成長的經濟生態圈,勢必得大幅提升個體潛力釋放的比例,才可能促成多元創意的發展。

讓我們先看看一個新舊價值觀之間的鮮明對比。上一代人衡量價值的方式相對單一:如果一個人開著賓士車,手戴勞力士錶,不需要開口便會獲得身邊眾人的尊重眼光(目前仍有一定比例的人口有這種需求)。

然而,新世代的年輕人卻已擺脫了這樣的價值觀枷鎖,因為他們予以借鏡的成功人士,是像賈伯斯那樣穿著高領黑毛衣,或是祖克伯那樣永遠穿著灰色T 恤的領導者;新世代的價值圖騰已非物質,而是創意和改變世界的理想。早期運作工業經濟體所需的單一價值觀,塑造出多數人對於自由的定義僅限於「財務自由」。

對於財務自由的追求,是建立在一種核心觀念上:你得先有足夠的金錢,才可以享受任何東西。包括對於食衣住行有更高水準的選擇,對於健康和安全的保障,接受良好的教育並獲得無限成長和自我實現的機會,以及能夠體驗各種娛樂,買得起各種人生體驗,出國旅行,並購買科技新玩意兒。

然而上述的各種平臺服務已讓我們看到,現在有許多管道,能讓人們以相對便宜的方式享有上述的多樣化人生。

因此,共享經濟的核心信念便是:在以往只有足夠金錢才能獲取的優勢,事實上已有不同的方法讓每個人都能輕易取得。當「所有權」讓位給「使用權」,這為許多人省下了時間和金錢,能夠投資更多元的人生。從食衣住行到高等教育課程,都有平臺提供資源共享,許多甚至是免費的。

我們必須進一步理解,包括區塊鏈、人工智能、3D 列印、擴增實境等即將全面覆蓋全球經濟的多樣科技,只會加速這些現象的實現。正如同在商業模式方面,傳統產業的線性價值鏈已大幅被網路世代的平臺創新模式給席捲,以批量生產、效率管理、集中式架構為核心的工業經濟體系也將加速過渡到平臺經濟、共享模式體系,以及它們所代表的以眾創、眾管、協作為核心的分散式平面世界。

在這個浪潮背後,資訊科技與互聯網的出現,不僅讓訊息流動比過去任何時代都更快速,就連物流、能源、金流都將逐步化為點對點的分散平面模式。

因此,打從農業時代因知識掌握在士大夫手上而誕生的資訊權威,或是工業時代因資本積累的工具掌握在少數菁英與資本主手上所造成的金融權威,因而促成大政府理念並掌握執政權力的執政權威,都不再神秘而崇高。再加上另一個催生平臺,也是共享經濟的助因――社群媒體,使得意見的匯集不再受制於國家機器的意願。君不見「新創圈」、「魯蛇」等同溫層社群抱團取暖,甚至形成不同於以往「壓力團體」的結構組成。其爆發的能量遠遠超過傳統壓力團體在檯面下的祕密運作,因此造成各種不同的網路聲音、請願連署,甚至是學運和各種公民自發的組織活動。

如何去理解,並引導這些富創意的年輕世代,把那一股被科技所釋放出來的時間與精力,轉化為未來經濟體的競爭力,並且透過結盟來成為政府組織理論與運作實務調整的助力,已經是當代執政者必須處理的課題。

探究因為科技產生的新時代思維,首先要了解在過去的時代,產業人士慣於運用自身的優勢(包括提升規模經濟,提升轉換成本,甚至遊說法規制定)來進行壟斷與排他,保護自身的產業地位。這是一種延續了工業時代的價值觀。人們在思想上把線性價值鏈固化為基調。換言之,明晰的產業邊界,清楚的位置排列,不變的精化分工,以及穩定的利益分配和風險控管,是固化思維的一部份。這也是《競爭論》一書的作者麥克波特被稱之為商界戰略教父的主因。

然而,這同樣也是波特的競爭分析論,在新時代逐漸不再適用的原因。(對於商業策略思維,上個世代的商業人士所擁抱的法典是《競爭論》,而非《平臺革命》或《平臺經濟模式》。)

新世代的主體是協作平臺,競爭不再是唯一,取而代之的是競合策略,以及協作精神。它代表著全新的忠誠觀,也代表著全新的創意和可能性。

有許多跡象顯示,網路世代的人群更願意與彼此進行多元合作,在競爭中產生創意,在合作中誕生結果。

總體而言,人們在過往所追求的是極致,是一個階梯的最高點;網路世代的人們追求的則是多元,是去體驗一個平面上的多種風景,並且包容彼此的自我價值實現。不是階梯,是生態;不是單一的追求,而是多元的探索。

共享經濟時代與傳統工業時代培養出來的思維大相徑庭。在那個非共享時代,人們對於危機保有強烈的敏感度;他們不希望別人踏入自己的地盤,同時也不會輕易去踩踏別人的領域。這一波人握有目前絕大多數的社會資源,在跨入網路時代後由於過人的敏感度而意識到危機,希望適應新的遊戲規則,達到轉型的目的。

至於是否成功,有一個相對明顯的指標。若是思維已固化的人們,就算口中高喊轉型,高喊開放與合作,腦中想著的是如何把資源納入自己手中,這些都會從最終的行動透露出來。他們彼此防備,依尋過往的信念來執行互動關係。新世代思維沒有這樣的包袱,他們願意與

彼此合作,在不同的項目或領域擔任不同角色。這是由於新世代的年輕人不希望一輩子侷限在一種職業。他們不需要被一張名片上的頭銜定義自己的一生。當他們賺了錢,與其硬生生背負房貸或車貸,扼殺未來的人生可能性,他們更願意把錢投資在自我成長,比方出國遊學或培養眾多興趣。對於他們而言,自由的定義不再是無窮的財富追求,而是多元的,沒有單一定義的,反映著人生多方面成長的。他們為自己定義自我追求,並且包容彼此的觀點。這樣的價值觀,是由共享經濟催化出來,同時也將成為持續催化共享概念的一股最大的力量。

在從由上到下的命令體系轉變為由下到上的自發體系,人們忠誠的對象是自己,是個人;同時,他們也意識到若想保護自己的存在價值和權利,必須協同捍衛他人的存在價值和權利。這是公民意識的立基點和價值導向,是屬於文明在歷經典範轉移時所誕生的新形態的忠誠觀。對於自由的忠誠觀。

基此,平臺經濟、分享經濟世代思維對傳統公共行政理論的挑戰,遠遠不只是對奠基於工業時代的大政府、功能式分工理論的一種修補行為,而是對於由下而上的決策需求,是對於以往由少數菁英決定所有人民福祉架構的顛覆。

肆、科技領域的角色

適合新時代的由下而上的決策需求,源於科技所帶來的授權賦能。互聯網的出現為資訊的透明化與高傳播奠基,更多層出不窮的新科技又將加速社會的變革,這乃科技之於文明進步的常態。

已有許多權威研究顯示,包括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積層製造模組(Additive Manufacturing)、擴增實境和虛擬現實(AR/VR),以及區塊鏈(Blockchain)等科技將在未來十年內加速顛覆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

這些爆炸式的科技突破,將推進五個影響社會發展的面向,包括:第一,資訊傳播與學習;第二,物流與交通運輸;第三,金融服務和價值交易;第四,能源的採集和消耗;第五,生產製造流程。而這幾個方面的變革與優化,將從社會、經濟、政治各方面催化人類的價值觀和行為模式的改變。到最後,無論是政府,私營企業,或是公民團體,必須攜手面對的挑戰便是我們如何重新定位「人」的價值。

科技突破將同時起到賦能者與破壞者的作用。而賦能給誰,破壞誰,將取決於不同人群的願景。這些願景背後的驅動力,則是價值觀的領域。就連組織過往的操作模式也將出現改變。

即使不考慮衝擊力道最為強大的人工智慧等前沿科技,單論目前已經成熟的資訊科技與互聯網,對於政府組織理論的影響,絕非只是讓公務人員的公文電子化、開設網站加速政令宣導這麼簡單。行動通訊的發達、通訊軟體的興起,都讓公務人員可以隨時隨地進行內部議題研討,加速決策流程。同時,實踐萬物互聯的物聯網及數據分析科技,讓以往靠人工低效收集來整合執政所需的基礎數據,變成能夠分分秒秒自動蒐集的資訊流,還能以更智慧化、更圖像化的方式呈現在相關決策者或執行者手上。有了這些科技的協助,政府機關再沒理由推卸責任,包括對於道路的交通狀況、汙染源、甚至總體經濟生產數據等等都有可能時時在握。政府機關若不能更有效率回應,勢必遭到人民強烈且即時的質疑。而共享經濟能夠扮演的角色,便是成為公民期許和政府施政之間的橋樑,在解決痛點的同時,慢慢嵌入下一波數據科技為基礎建設。

歐巴馬政府在白宮開創了技術長(CTO)的職位,組織了包括美國數位服務等(USDS)單位。其間,三位CTO 都與矽谷的年輕創業世代保有良好關係,延攬眾多聰明且思想新穎的年輕人進入政府進行短期任務(他們均來自於知名科技公司),優化陳舊的官僚體系。他們不是公務員,多數人的公職任期只有大約兩年。對於許多人而言,這段時間對他們的自我價值實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們願意放棄矽谷的高薪,選擇看著自己親手改變了社會一點點。包括優化健保網站,退役軍人資料庫,移民程序等等。他們被賦予權力選擇自己想要挑戰的領域,透過自己對科技的才能實實在在地改變未來。

政府成了他們的夥伴,以任期而非終生的夥伴關係,這是新世代的職場忠誠觀。在這過程中,政府機關不再像是處處阻擋革新的瓶頸,而是成了有能力者的投射器。

臺灣政府在這方面也已經認識到這些科技的重要性,所以制定政策積極推動相關科技。只是本文想提醒的是,這些科技不只是對於產業改革、總體經濟發展有重大影響,將這些科技導入政府,或與懂這些科技的新世代人才結盟來共同研討施政目標,其意義絕對不小於盲目想扶植相關產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只是目前的舊有功能式分工明顯對於此目標的導入消化不良。以蔡總統大力推動的亞洲矽谷計畫為例,明明主題是推動物聯網發展,然而責任分工還是回到既有體系,區分經濟部、科技部、交通部、教育部等功能式單位各自為政,大政府的舊思維又讓這個計畫的主導權放在中央而非地方政府。更糟糕的是,這種功能式的職權劃分,明顯已經不適應現在快速變遷的國際競爭環境,也缺乏對於平臺、分享經濟時代的協作體系、分散式運作的認識。由國家發展委員會成立的任務編組「亞洲.矽谷執行辦公室」抱以宏大願景,但舊式的功能性分工與預算編列方式,很可能會嚴重影響其推動成效。

當今,以美國為首的諸多先進國家已逐漸採取自由任務小組(Task Force)的模式,透過有效率的小團隊來鑑定包括法律革新、項目設立等目標,而非舊有的龐大利益集團自內部遊說的模式。這些任務小組聚集了代表各種新舊利益相關方的成員,成員包括政府代表、私營企業代表、相關產業代表、工會代表、公民團體代表(許多情況下,政府代表僅占少數),藉以優先做出良好的衝擊力評估,達成某程度的溝通與共識。

而任務小組存在的背後意涵,正是基於科技賦能,使每個成員能代表一整個利益面向,同時也象徵過往金字塔結構逐漸被扁平、微型的評估機制所取代。

伍、共享經濟對公共服務創新的影響

共享經濟的兩個核心概念,一是資產的共享共用,二是決策權力的分散化。

過往政府對人民提供公共服務的態度一直依循工業時代的思維,以集中化的方式,統籌由政府擔任服務提供者的角色。從維護性的公共服務,例如確保統治秩序、市場秩序、國防安全的服務;到經濟性公共服務,例如為促進經濟發展的公用事業、公共基礎設施建設、環境保護建設等;再到社會性公共服務,例如教育公共服務、醫療衛生公共服務、社會保障公共服務、就業公共服務等等,一概由政府以「父母官」照顧子女的心態包辦或主導。在經濟疲軟的時期,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投入仍是凱因斯學派用來振興經濟的最重要手段。

然而因科技催生出的互聯網時代,平臺時代,協作時代,我們逐漸察覺共享經濟這個灰色經濟體所帶來的衝擊力。

資產的共享與共用,以及賦能於個體達到的權力去中心化,這兩個概念是這個新經濟體系的核心。如前所述,它們得以實踐的原因,源於資訊科技發達打破了以往資產階級擁有的資訊獨佔優勢,或多或少讓經濟體朝著「效率市場」靠攏。再者,社群媒體的興盛將更多人吸引到同一個虛擬空間,真正讓地球變成一個平面,大幅促進了人與人之間的意見交流。(而過去二十年逐漸形成的資訊透明化、共有化、免費化,還只是基礎變革的第一波。接下來我們會看到包括物品、能源等方面,全都朝這個方向變化。物聯網成為基礎建設將是一個決定性的催化力。除了無形的資訊以外,越來越多有形的社會資源也將為人們所共有,且讓一大部份將趨近免費。無論是政府、私營企業、社會公民團體都得做好準備,面對下一波更大的變革。)

如前面章節所舉,共享經濟平臺在食、衣、住、行、育、樂,服務及製造等方面都有實際應用案例,其中有不少應用已經多多少少發揮公共服務的功能。例如教育與課程分享平臺就扮演了某種型態的公共服務。此外,在荷蘭及日本,出現老人將自宅內多餘的房間便宜或免費提供給年輕學子居住,換取學生或年輕人的陪伴或新技能教導。叫車平臺或Ubike 則減少市民開車或騎機車出門的必要性,進而發揮改善交通的效果。由於分享化、平臺化的概念讓人民的私有財產可以跨界擔負起公共服務功能,直接挑戰過往的集中式、父權式的政府運作思維。然而隨著我們逐步擺脫舊工業時代的尾端,政府在未來政策制定與規劃公共服務時,勢必需要加速引進資訊科技及人才,善用「資產共同運用」與「決策權去中心化」(由下而上的決策)這兩個核心概念,讓公共服務的提供更有彈性。尤有甚者,在各國政府都債臺高築的現實壓力之下,若能善用共享經濟的優勢,勢必能減少中央或地方政府投入的資金,以現代協作方式與市民一起達成公共服務的目的。先決條件仍是心態的轉變。

舉例來說,人口老化的趨勢不可避免,而善用民間囤積的資產,把無論資金、空間、醫療資源都與彼此做分享,可以減少政府為了維持老人照護必須增加的巨額支出。這除了活化民間的閒置資源,更能達成公民社會連結的效果。總體而言,這將起到優化經濟的效益,遠比單純政府舉債卻無效率運用在老人照護上,或許更能體現出良效。

搭建平臺以增加社群交流,推動人們相互關照病友,則可以減少社工人員不足的問題。比如說鼓勵中高齡或二度就業人口投入照護員的行列,既可以讓閒置人力承擔一部分的老人照護職責,又可以減少對於有限的醫療資源的分食;同時,市場上已有平臺建立起糖尿病患者及家屬間相互分享資訊、相互提供關心支持的社群,並對醫療與長照服務進行輔助。許多即期食物、舊物轉讓的分享平臺,不但活化了閒置資產,更減少了清潔隊的清理壓力。而在經濟性公共服務方面,太陽能電站的興建,則改變了過去只有政府組織有能力提供電力的侷限,讓分散式的屋頂太陽能板發揮了經濟體系對於鉅額電廠投資的依賴。事實上,能源版圖從過往的中央輻射模式轉變為分散式、點對點的平面節點模式,這是新興再生能源的核心概念,將創造出智慧電網,擺脫以往一旦中心癱瘓時全城癱瘓的窘境,並且達到更有效的流動式能源分配。未來當城市依賴物聯網技術,進一步促使虛擬電廠和智能電網成為可行的運作方式,各種規模的綠能都能在大範圍或小範圍內承擔起電力提供者的角色。

這些現象都與共享經濟密不可分,是驅動萬物互聯時代、平臺時代的核心概念。公共服務政策也必須逐漸跟上腳步,成為改變的一部份。

可以預期的是,當物聯網科技繼上述的「資訊科技」、「社群媒體」成為第三個促進分享經濟的驅力時,未來將會加速把分散在民間的各種資源整合起來,透過協作的方式達到過往公共服務的目的。政府將不再是唯一的公共服務提供者。此時,正是身為政策制定者的政府單位必須開始思考如何轉變原本的集中式管理架構思維,適時納入分散式、生態化的架構思維。事實上,當今的時代,民間所蘊藏的資源與科技力量,讓人民握有遠比政府所能想像更大的能量,能夠透過公民團體、私營單位,一起協助政府扮演好公共服提供者的角色。

過往的時代,受限於政府資訊的封閉,以致於民間積蓄的能量無從得知哪些領域需要革新與優化。歐美政府興起開放資料(Open Data),就是一個很好的起點。近年來,包括桃園市政府(註2)、臺北市政府(註3)等,也在這方面積極主動,建立起開放資料網站。透過政府釋出的數據,科技界不但得以了解公共領域尚有不足的地方,也可以發揮創意運用開放資料來協助社會,提供解決方案。

陸、政策環境的責任

城市會是良好實施共享經濟的天然生態圈。地域的優勢,人口的集中,時間的便捷,均提供了合宜的條件來設立共享機制。因此從市政角度而言,積極推動共享經濟將會大幅強化城市競爭力。

在強化市民身份認同的同時,對於外來遊客也將促成正向連結的作用。這是由於一個生態化的經濟體系,它的邊界必然會比以往更加模糊,人們能夠天然地進行互動,激發創新點子。

曾經有篇文章說一位舊金山的上班族,每天在巔峰時刻得駕車經過一座總是擁塞的橋。於是,他選擇每天運用Lyft 平臺接載一位客人。這不僅是為了多賺些零用錢。與其日複一日無所事事地塞在橋上,他選擇在那段時間裡,為自己的人生帶來一點點不同的可能性。阻塞的過程大約半小時,他與乘客會閒聊自己的專業領域和興趣愛好。每天塞車的時間,竟為他提供了不同的靈感。最後,由於對話之中誕生的點子,這位業餘司機辭去了工作,成為創業者。

在商業模式的研究當中,我們已知道許多創新點子起源於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或許市政府無法明天就解決交通阻塞的問題,但人們可以透過共享經濟平臺來優化體驗。因此,公共政策不該只是被動地去處理共享經濟所造成的顛覆性問題,而該積極與之融合,使其成為城市發展藍圖的一部份。

綜合本文所述的種種最原始的驅動力,我們可以得知一件事。一個屬於新時代的,健康的經濟生態體系,在政策制定上將出現一種質的轉變。

規則制定者的本質將從剛硬的約束者,轉變為授權賦能者。相較於過往自上而下式的命令,制定規則的核心目標之一將是如何催化自下而上的發展,讓它們自行生成茁壯。不對最終願景設限,相信市民的創意能力。另一方面,由共享經濟所催生出來的多元創意,也同時會讓參與者之間產生天然的相互約束力,這在整體而言將比政府頒布的約束力來得有效,也對生態圈的成長更為健康。

換言之,在互動過程中所產生的創意衝突,將抵消掉與整體生態利益相左的劣勢。良性經濟生態圈的廣泛約束力,將來自於內部所有參與成員彼此之間。

政府的角色將從過往照顧庭院的園丁,轉變成為熱帶雨林的土壤。不再是對於植物嚴格地修修剪剪,而是提供養份,讓經濟形態和創意生態自然生長。或者我們也可以說,政府的角色將從自上而下的施政命令者,轉變為與公民團體、私營企業肩並肩合作的夥伴。

韓國政府在2012 年起已將共享經濟納入核心的發展戰略藍圖,包括扶植共享領域的新創企業,並聯合各大私營單位和NGO 以確保共享概念成為總體經濟方向的關鍵元素。有趣的是即使如此,韓國政府也曾一度大舉封殺Uber,近期雙方才重新達成部份共識。

另外,首爾市稱自己為「共享之城」,大舉在公共環境和私營場所協力推動共享經濟的理念,並以大廈、社區、公共環境為多層級的互動節點,促進市民的物質共享和主題交流。首爾市所採取的三個主要環結包括了:第一,更迭過時法規;第二,支持共享形態的新創企業;第三,推動市民的積極參與(註4)。

韓國在過去五年僅是種下根基,並且協助群眾做心態轉移,真正的效果將在未來五年當全球經濟進入激烈動盪期,才會彰顯出來。

而依據城市的調性和發展策略,導入共享經濟成為願景的一部份,加拿大溫哥華是個不錯的例子。溫哥華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城市,野外活動(露營、滑船、滑雪等)乃當地居民娛樂生活的一部份,多數家庭都擁有活動所需的設備和器具。市政府積極支持ShareShed 等平臺,讓人們能夠租借彼此的設備。如此一來,不僅強化了市民關係,也給予許多被野外活動吸引而來的遊客一個相對便宜,且更加方便的渠道來獲取使用權,毫無負擔地享受這城市所提供的生態環境。在溫哥華市府的鼓勵下,諸多共享平臺與之合作,共同推動城市觀光產業的進化。

溫哥華希望在2020 年成為全球最為環保的城市,共享經濟因而成為該城市發展戰略的核心環節。他們正積極推動經濟體質的轉變、公民參與度和相互教育的提升,並且支持本地的共享概念企業。

這便是當代的旅遊趨勢:要做到真實有品質的城市觀光,與當地市民的互動將成為不可或缺的關鍵要素。若像過往只由一位導遊帶團解說一切(事實上就某方面而言,導遊已成為現代旅遊體驗的瓶頸),城市體驗將淪為走馬看花或購物行。在歐洲,Airbnb 最早與荷蘭阿姆斯特單的市政單位結盟,簡化法規、推廣民間互動。這樣的合作關係已延伸至各大城市,現在Airbnb一躍取代了許多旅遊公司,連結城市市民來帶著遊客觀光。在自由行逐漸成為旅遊常態的今天,像Airbnb 這樣的平臺同時起到了產業顛覆與創新的作用。但最重要的是,它實實在在地透過人與人的連結,深刻地傳播一座城市的文化。

文化不是硬體,不是看板,而是生活在同一個生態圈裡的人。只有透過深刻而充足的互動,文化傳播才有可能,並且透過人與人的交流而啟發靈感。政府最基本的工作,便是開啟這些可能性。臺灣的公民團體和NGO(非營利組織)無論在數量或質量上,在亞太區均名列前茅。這代表公民意識已有良好基礎。如何與經濟轉型相做結合,是個值得投入資源嘗試的議題。如何有效納入所有新舊團體的聲音(而非只有既得利益相關方)來組織專門的評估小組(Task Force),也將決定最終結果的成敗。善用促成分享經濟形式的資訊科技、社群媒體、物聯網及數據分析科技這些網路世代的新趨力,改造政府組織的運作思維,則能在公共政策的擇定、公共服務的組成與提供上,與時代潮流並駕齊驅。

反之,若沒有將新世代的聲音列入考量,只由內部做決定,有時會陷入路徑依賴的陷阱,也就是只顧及目前易量化的數據和群體,忽略了新生態延展的可能性。當然,這條路勢必有相當的支持者,尤其是在上個世代佔據了社會政商資源的一波「成功者」。然而,持續依循這樣的道路需要極大、極大的決心,原因在於,它看似是維護一條相對穩定的路,也給人一種結果可以預期的假象,但是在當今資訊無壁壘的時代,要阻擋隨著時代席捲而來的價值觀海嘯,很可能會在未來付出更加高昂的代價。

柒、展望未來――危機與轉機

互聯網的出現在過去二十幾年帶來全球性的顛覆,但那僅是時代裂變的前奏。網路基礎設施,以及之後的移動互聯,為資訊領域鋪下了全面透明、全面共享、隨手取得的基礎面。接下來我們將陸續面臨好幾波的激烈變革,除了已進入穩定期的移動資訊互聯,還包括物流技術的革新(無人駕駛的道德問題,無人機的空游權利爭議),能源網路智慧化的革新(太陽能、風能等可再生能源所促成的點對點動線爭議),分散式數據金融的革新(區塊鏈對舊有銀行體系的衝擊),以及最重要的,人工智慧結合產業自動機械化之後對於社會的衝擊。

人類文明即將進入一個難以預料的時代。當可觀數量的白領工作被人工智慧所取代,當藍領工作被自動化機器所取代,人類社會很可能會出現一個新的階級,也就是《人類大運命》一書作者所預言的「無用階級」(Useless Class)。許多國家已經意識到這波危機將以前所未見的規模襲來,開始在尚有的時間內積極做出不同嘗試。

據我們所知,芬蘭政府從今年(2017)開始進行一種社會實驗,挑出一萬名市民,配給他們基本收入(大約等同於平均月薪的四分之一),用以觀察各年齡層在沒有其它工作的情況下,拿到這筆錢之後的使用方式和心理狀態。(重點是心理狀態)。

即使在福利政策相當領先的歐洲各國,同樣的議題已如火如荼地進入政界的討論議程。就連印度也開始有地方政府承諾將把一個微小比例的GDP 挪出來做基本收入配給。人口越多的地方,衝擊力道將被放大。

基於文化原因,那波衝擊將以較慢的速度延燒東亞,然而,可預見的是這海嘯將屬全球規模,無人能倖免。屆時,人類文明所面對的挑戰,與今天產業保護主議對抗新世代價值觀將無法同日而語。如何對人性尊嚴做出最低的保障,同時還得不扼殺公民生活的積極性,沒有人有答案。只能不停探索,不停試錯。

值得慶幸的是,共享經濟暫時提供了解決之道,能為善用它的經濟體爭取到更多的時間尋找出路。共享經濟的兩個核心概念――資產的共享共用,以及透過系統性授權賦能達到去中心化的概念,都將成為經濟體質轉變的脊樑。資產共享能夠消化閒置資源,在總體經濟收縮的同時為其鋪好軟著陸的救生墊;而對於個體的授權賦能,則將深化人們的創意自信,並且強化以社群共同體為單位的決策機制,並透過以個體為單位的互動交流與協作,找到多元的解決方案。

人類文明接受共享經濟的驅力還只是第一步。無論從經濟、社會、政治,或是人文心態的角度來看,這都只是下一波文明基礎建設的一部份。但它是屬於最根本的關鍵部份,將從根基去決定一個經濟體是否能夠在有限的時間內,調整好體質面對飛速逼近的嚴峻挑戰。

誕生於網路時代的新世代,他們擁有活躍的創新能力,且沒有舊世代的心理包袱和疆界意識。當有一天我們得下賭注,選擇該從哪兒尋找解決方案,那麼所有人都得明白,代表未來的新世代握有高達千萬倍的成功概率在他們手裡;即使目前因為上一個世代的瓶頸,他們多數人仍被埋沒在社會各階層的各個角落。

我們即將進入一個前所未見的時代,那是「人」的重要性將被科技海嘯所取代的時代,但同時,它也是「人」的重要性比歷史上的任何時代都更加重要的時刻。

附註:

註1: 資料取自<https://www.fastcompany.com/3046756/obama-and-his-geeks>(檢索於2017 年2 月)

註2: 資料取自<http://data.tycg.gov.tw/>(檢索於2017 年2 月)

註3: 資料取自<http://data.taipei/>(檢索於2017 年2 月)

註4: 資料取自<http://www.shareable.net/blog/sharing-city-seoul-a-model-for-the-world>(最檢索於2017 年2 月)

註5: 資料取自<http://www.localgovsharingecon.com/uploads/2/1/3/3/21333498/localgovsharingecon_strateg icapproaches_oct2015.pdf>(檢索於2017 年2 月)

註6: 臺北市資料集數量已扣除出版品之資料,因出版品資料不為本研究所欲探討之資料集類型,故予以剔除。

原文參考:國土及公共治理專刊

共同作者

余卓軒 《平臺革命》聯合作者及《決勝平臺時代》統籌、跨洲企業智庫(CGE)研究員、亞洲物聯網聯盟(AIOTA)監事

劉建志  亞洲物聯網聯盟(AIOTA)秘書長、藍濤亞洲顧問

#共享經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